Return to site

我在冈仁波齐与耶路撒冷之间寻找答案

我曾踏上应许之地

信仰在这世界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他照耀着每一个寻求力量的人。

看不见却发着光,

摸不到却令人柔软。

信仰在这个国家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我出生在无神论的年代。

我们的神是神话的神,而非神明。

在你们看犹大出卖耶稣之时,

我们在看玉皇大帝赐封弼马温。

Part 1 冈仁波齐

6月26日一早被回民朋友们刷屏
那天是穆斯林开斋节
那天看了《冈仁波齐》
深深地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
行者牧者步行磕长头
从家乡一直磕头到神山
历时春夏秋冬
步履土雪冰川
日落草原
寻找信仰
一个女子怀胎上路
路中产子
背着幼儿朝圣拉萨
老人在冈仁波齐山脚下与世长辞
途中拉物资的拖拉机坏了
男人们便人力拉车向前
我本以为这些拉车人
就不用再磕头步行了
结果他们把车拉出一段距离后
全都要再回去重新磕头
行走拉车踱步的这段路
一直反复
震惊了我
如果我也有这种毅力
经受信念的洗礼
便不会再有什么烦恼在身
虽无所信
但一直坚信信仰的存在
在寻找自我的路上
忘掉自我

何勇在《钟鼓楼》里唱到:“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问题一:我从哪来

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年,我如失忆般抹去记忆。

童年有的就是叫不醒的天真与流不完的汗。

一个和平年代平民家庭的小孩,劳动最光荣,五讲四美三热爱。

我们不会精神迷失,我们只可能身体生病。

脑浊在《永远的乌托邦》里唱到:“你想找到那问题的答案,我想给你这时代的出口。”

问题二:我是谁?

第一个标签,初中语文老师说我是“无政府主义”。

那会儿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也是,百度我都懒得查。

但我就是觉得与众不同,就可以了,这很nb。

Bob Dylan说:“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问题三:我要到哪去?

今天都不是结局,但明天在哪,就回到了第一个问题。

以上循环,太酷了

Part 2 耶路撒冷

当今天的我走在纽约大道上寻求物质丰足之时。

昨天的我已经走在耶路撒冷的信仰之路上了。

以色列,

高度文明,富有,战争,无家可归,犹太人,

他拥有着太多nb的标签,都是独一无二的。

媳妇要去朝圣,我爬也要爬去,因为我觉得在那个看似战乱的土地上我得去保护她……

去之前我紧张着会不会被战争吞没在那片土地上。

搜索到以色列航空是民航上唯一一家带有反导弹系统的航空公司。

不知道这种配置是该让人安心还是让人申请紧绷。

看到六角星

我想到的是《阿拉伯大魔神战记》

落地后这世界与众不同

以色列在这世界上是特殊存在的

三大宗教发源地

而巴哈伊在以色列又是特殊存在的

关于巴哈伊请自行百度

我总结的就是,诚信,关注教育(特别是女性教育),世界大同

抛去深奥的信仰我无法解释给你

但我可以说说风景

因为这些地方也许你们一辈子也不会去到

巴哈伊灵曦堂

在灵曦堂中听着世界正义院的成员

用阿拉伯语吟唱祷文

四壁回声

那力量简直就像是第一次拔罐的感受

你死死的被定在那里

根本动态不得

脑中的画面突然就想起了

《黑鹰降落》中航拍时阿拉伯的背景音乐

神秘

萧条

以及那些美的不像样的风景

以及我和地中海冲浪少年

在冈仁波齐与耶路撒冷之间我还没寻找到答案

虽然我曾经踏上过应许之地

信仰亦或是理想

就像是那首我超爱的歌词唱的:

“当童年理想实现了,

童年就又成了理想”

就像是开头的那三个问题

这里哪能有什么答案,

都只是循环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