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小时候的艺术家,你慢点走

在世界尽头看夕阳

2015年的感恩节,

我写过一大段话。

其中有一句写道:

“感谢爱好,

让我迷失麻醉自己,

有一个小房间可以封闭自己,

可以笑出声;”

我的爱好往大了说是艺术,

往小了说是画画。

我自认的第一位艺术家是我大舅。

艺术家总是要疯癫的,我也努力着。

他是人民艺术家。

他在少年宫教别人画画,

那会他去少年宫学画也是自己考上去的,

然后偷鸡买纸笔,

以前地坛里还有人家(还不像现在是公园),

他去地坛溜达一圈,

带着一把米,

洒在地上,

把人家的鸡给偷走了,

去南边卖了然后买纸和笔画画。

还有去安定门外砍草拿回去卖。

艺术家的疯癫。

大舅小时候画画好,胆子也大。

跟姥爷闹别扭,姥爷要拿刀砍他,

他把红宝书放在胸前,姥爷就不敢砍人了。

爷拿饭碗拽他。

磕到他脑袋上,饭碗没碎就掉地上了也没碎

他就离家出走,

白天去上学,

晚上在安定门大街上的摊位底下睡觉,

那会摆小摊都不收回去,就是遮布。

他渴了就喝人家汽水。

晚饭由二舅去送。

有人欺负二舅他就带着二舅去人家门口给人一大逼斗。
休止符,人生的误会
大舅文革的时候偷了单位的木头被抓了,
他还在球鞋里垫了报纸,
恰好有一个毛主席的头像,
这也是罪名之一,
被判刑了。
那会二舅在东北插队也不敢入党,
我妈也没法继续上学,
说成分不好,
可能就是因为这,
真是一个大SB的新社会。
他装疯,就跟洪秀全似的。
后来他出来了。
跟着我妈一块干个体卖毛衣。
二舅跟我妈说,
给大哥便宜点,
结果他以为二舅算计他,
从此他俩结下了恩怨。
在回家的时候,
二舅奔军博的家,
大舅奔花市的家,
结果大舅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
没想到你也算计我,
白费我小时候对你那么好。
(说到这我真是心碎,
哪怕是误会,
这一定也是他俩一辈子的心结,
如果他们能活到现在一定都化解了吧)
大舅想卖画可是也卖不出去,
四十大几的人,
没有家没前途没出路。
很快自己了却了一生。
大舅的记忆可能就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两次吧。
一次是我收到的第一套画集不是别的,正是大舅送我的。
我姐也是画画的,
他嫉妒我,大舅没有送她画就离开了。
另一次就是大舅花市的住处,但我去时他已不在。
R.I.P.
他说“王然好好画画,长大当大画家。”
我都忘干净了这句话了,
今天写这篇文才又翻出来看到,
截至目前也许遗憾,
但日子还没完。
我好奇他为什么会写这句话。
我不知道大舅送我的画为什么是简笔画。
猜是因为我那会很小吧。(一二年级?)
整套画一共11张,
我好好保存着。
我姐说她家有大舅送给她爸(二舅)的山水画。

这里写的纯纯粹粹都是自己个人内心的吧啦吧啦。

注册个微信公共大号就当作是代替了原来的blog。

因为也许没几年微信大号可能也会没了。

所以还有www.momocu.com的健在。

momocu.com第一次诞生应该是大四左右。

后来建了删,删了建。

我说的青年品牌跟这里无关。

微信大号想要开放评论功能就要先有“原创”标签。

想要有“原创”标签就必须要多发内容,还得多有人读。

真是WTF,你让我这写日记的怎么弄,我就是原创。

我就是没有“原创”标签。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